履冰

你若肯相邀,还敢狂一次。

对某人本人真没什么恶意,然而被他的各种沙雕粉丝和cp粉烦到看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就想翻白眼……又不是圣人谁能做到不迁怒呢……

我的小叽挂件不见了,我要哭死了。现在只剩一个小狗的挂件。゚(゚´Д`゚)゚。

作为一个坚决不以粉籍为依据对他人做出判断的人,某两家粉丝总是把我的脸打得啪啪响😂
我能怎么办,我总不能因为沙雕们改变我的原则吧😂

买电脑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带不带的动剑三,后来才反应过来我早a了……
我可能摆脱不了剑三对我的影响了……

录屏笔记【补完】

松:你居然问我出来了没有?我多快你不知道吗?
越:你不是说这把要吃鸡了吗?我想最少得(没听清多长时间)
松:吃鸡屁了

松:我有多快还不清楚?想啥捏!

小燕给松哥炸了烟花,还点松哥抱抱

越(对清衣):穿身衣服走就行了,我们让落叶听松带好钱就行了,去了缺啥买啥

越:落叶世界打1,你上自己的号是吧,我直接组你
越:你不在线啊,你不是上自己的号吗?
松:你意思是要帮我刷币啊,哇谢谢谢谢

衣:这个赛季的五毒校服怎么跟我的冠军盒子这么像

越:和奶毒打我跟你说,连风吹荷都不要,没必要真的,这奶毒治疗量太大了,特别清衣的奶毒
衣:别别别要要要,怎么回事
松:阿越又开始了
越:不要不要不要
衣:云体点起来兄弟
越:我片玉都没点
松:云栖松加闪避的点起来
衣:片玉都没点!你去死吧,你直接自绝经脉吧

松:清衣你注意,我们要开始位移了,注意一下

松:阿越你不在(老长安)啊
越:我在啊
松:我这个不是老长安吗?
越:我在你旁边啊(还给了探梅)
松:哦不好意思,瞎了。完了,今天晚上要被人打死了,眼睛都瞎了

越:我丐帮之前有在玩啊,我散排胜率百分之八十多,太猛了
松:我信了,丐帮还有八十多胜率啊,是不是总共就打了五把,4-1,打到三段
越:打了十七把吧,16-2(???)

越:奶毒是可以奶策藏的,不知道为什么传出来个表情包
松:奶毒是可以奶,你要回去找他加血啊,你没看到散排很多天策都跑出去,跟奶妈绕起来了

越:我奶毒奶策藏都奶得挺好的我跟你说
衣:这样的吗
越:奶毒的聂云不能轻易交啊,清衣我跟你说
衣:啊???你在教我吗?
越:那肯定这样和你说一下
松:阿越注意下,怎么回事,这个晚上发生了什么,你怎么就膨胀起来了,你的毛怎么竖起来了

衣:你什么时候奶过策藏?
越:上次吧,上次奶过清儒的藏剑
松:哦!还有卷毛的天策是吧,那是有点辛苦你了

(排到17)
越:完了,完了!
衣:我跟你讲阿越,这把你要是死了,我就骂你

松哥地图打字:方,看藏剑奇穴
17地图打字:小阿越君我不爆你
阿越地图打字:爆我是狗

松:是不是葱通快递传染给你了,你也这么快

对面莫问地图打字:越叽合影
松:等下如果他平沙你的话不要紧张,他只是想和你合个影

越:我太机智了,我看我的猫一直摁着f6,我给f6设个听雷,他一直自动给我打听雷,哇,我太猛了
松:你看见没,青竹书院这张图中间那个黑色的正方形,这把打完我给他变成白的

松:你是要蓝蛊还是探梅?小孩子才做选择,我全都要

对面地图打字:你家里有法拉利吗
阿越地图打字:兰博基尼
松:还是劲足的

(对三毒)
松:我又开始吹口哨了,哎呦我艹,居然被我上马上去了,没细节这个队

越:我给你探梅兄弟
松:哎呀强迫性的探梅不要给我呀,我要开始陷入真空了

松:这把怜光就赢了

松:碰到丐惊这种配置的话基本上进来就有一个沙漏了,就开始倒计时了,沙漏那个沙子漏完了我们我们这边就有人死掉了,不是我就是你

松:主要没怜光的话感觉少点东西
越:少点伤害,兄弟
松:他没点怜光之后,我感觉那个人已经不在了,那个男人,就是我在擦地板的时候他可以杀人的那个男人,他已经不在了

(对策藏秀)
衣:藏剑打我
越:我们得护着清衣打
松:不是藏剑要打你,他们都要打你

松:还是得有那个男人

越:我跟你说,我天策踩封轻功贼牛逼,抓后跳特别强,就那样一直后跳的那种,不接小轻功的那种
越:(结巴)落叶知道怎么踩吗
松:不知道,教一下呗
越:我教你,蒙啊,上去就踩,管你后不后跳。蒙对就说,我抓了后跳,蒙不对就说,这人的后跳太快了
松(同步):这人的后跳有点快

松:你看对面的藏剑怜光,你甘心吗?你内心有不屈的灵魂在呐喊吗?
越:我也是啊
衣:他也是啊,他早就是了
松:你又变成那个男人了吗

松:给你看一个狗翔碧空!!

衣:我不要强迫性的探梅知道吗

越:我来打天策了兄弟……额不我来打藏剑了
松:你怎么又来打叽了,别打叽了打不死的天策在那后跳你都不看他吗?别打叽了再打要没了,天策没风这么久你都不打天策的

松:打狗啊兄弟,我上次就发现了,你怎么看到有怜光就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,这样肯定输的啊
越:没没没
松:胡说,我都没有看你打过天策,你这样打肯定不行的啊
越:(结巴)他不是跑了
松:那也是转奶啊想啥捏

衣:哇有两波好刺激看到没
越:我看到了……主要是我把藏剑打出片玉知道吗,就好想杀他,我偷了他一波,把他偷出片玉了
松:策藏就是天策奶妈转的
衣:对啊策藏就是天策奶妈转的
越:我知道我知道
松:你家的猫来了之后你发生了什么,怎么就探梅也慢了,又盯着藏剑打了,停都停不下来,喊都喊不回来

衣:救命啊我没技能了!!我技能全给落叶了!!
衣:啊我出特效了我艹这个特效,🐮🍺,你过来你过来,我出特效,奶一口奶一口,诶

越:落叶今天说,策惊猛不是我天策猛啊,他看我天策干嘛,笑死了

衣:我没有千蝶,奶不住了,我要死啦!快救我快救我快救我!!我出特效!让我动一下!快!
越:我出片玉了
衣:探梅探梅探梅
松:救啥呀我好着呢,给你们看看,虎啸
衣:我动不了(委屈)
松:有的打啊,冰心啊那个田螺一刀,等等,我准备踩他了(退出)

越:我先排一把
松:十点了啊,要收东西了。明天你们几点出门啊,这么悠闲的。我这,还得骑着共享单车去机场呢
越:骑共享单车去机场?那黄花菜都凉了啊
松:所以我东西收拾一下就要走了

(对气双花,清衣掉了)
松:来得及,糟了,你的电脑可能来不及了
松:猜到了
越:兄弟上去秒一波奶怎么样
松:我已经猜到了,刚过中场你就会退出游戏
越:不会不会不会,退了我是狗
松:好的,探梅

越:明天去了吃什么?第一顿我请客
衣:吃,阿越君,碳烤小阿越君
越:明天火锅吃吗
松:要吃贵的
衣:什么贵的吃什么
松:小阿越君都请客了,那还不吃点贵的
越:那怕是要把我留在那洗盘子了,阿越君拿手绝活洗盘子
松:把你家的矿分一点出来就好了,洗盘子可能就不用了

越:诶又接平沙了!完了!拜拜,拜拜清衣
衣:拜拜拜拜

松:满汉全席,安排。阿越我怕我们到时候临时去没位置,先定一下吧
越:没问题,那一家啊
松:都满汉全席了,还哪一家?这么贵的肯定就只有一家
越:我到时候订好位置你去啊,然后我说饭后结账,然后我就不去了,你们先去吧。把你各种兄弟都叫上,都去,一定要去

(阿越死了,清衣退了)
松:游戏还没结束,落叶听松说他可以!
松:诶清衣,惊羽被我打死了,真的打死了
衣:啊!!真的吗?
松、越:真的
衣:我看他们三个都是满血我就退了
松:傲血战意没有退出,我又赢了个决斗buff,哇我要开始了

越:看见奶花就不想撒手了,可能我的骨子里也是有傲血战意的成分在里面
衣:超梦梦好吧

(打死了对面的惊羽)
松:我风哥就这样躺下了吗?
越:这是持风吗?
松:我不知道,我随便说的。不是你说是吗?那就当他是吧,他就是了,我不管了他就是了
松:不管你是不是,今天我说你是你就是

松:你风车来我沧月!怎么样
越:你——

越:撤吧,明天见。儿子们明天见,拜拜,儿子,们
松:晚安
越:晚安
衣:晚安





本来昨天晚上可以补完的,但是户外直播真的太开心了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